疫情之下,口罩的需求量非常大,大家扎堆去某個店鋪買也有一定的風險,畢竟都是人與人接觸的交易,于是乎,我們的24小時口罩自動售貨機火了。
口罩自動售貨機
下面先給大家講幾個故事聽聽:
某地的一臺救援車,下雨天在救援途中遇到了意外,車門無法打開,司機聯系開鎖師傅,鎖匠淌水趕來,將車門打開收費300,這事兒火了,大家紛紛指責鎖匠不義,最終鎖匠道歉退還了300塊,這事暫且先不急著評論。

給大家說說,發生在澳大利亞的一場風波,2014年悉尼繁華地區,發生人質劫持事件,大量群眾需要及時撤離,當無數的手機同時呼叫網約車時,突然發現,共享出行的YB的價格比平時提升了4倍,網絡評論一邊倒啊,“發生恐怖主義,竟然趁機抬高價格,YB簡直是可恥的企業”,這事也不急著評論。

我們再把目光穿越到2000年前,春秋時期的魯國,有一道法律,如果魯國人在外見到了同胞淪為奴隸,只要把這些人贖回來,就可以從國家獲得補償和獎勵,,有一天,孔子的學生自貢,把魯國人從外國贖回來,但是拒絕了國家的獎賞,孔子卻說自貢你錯了,從此魯國就再也沒有人去贖回遇難的同胞了。自貢的行為的確值得稱贊,但他把一個人人都能遵守的標準拔高到了大多數人無法企及的高度,救人領了賞金會被人當做貪財受人嘲笑,而不要賞金自己卻要蒙受損失,從此以往大多數人干脆不救同胞了。

如果有一天,救援車輛又遇到了意外,高尚的鎖匠沒空來,收費的鎖匠不敢來,救援車只能躺在水里,再如果有一天發生了災難,愛心司機數量不夠,平價收費的司機仍然不夠,我們卻不能用更高的獎勵刺激“貪財”的司機,而受災的群眾只能靠腳撤離,自求多福了。

倘若沒有口罩售貨機運營商,沒有他們在小區或者固定點投放口罩售賣機,有部分人就要找別的渠道買口罩,或許還不靠譜。再來看看口罩的價格,以前沒有這么大需求的時候1塊錢可以買三個,現在已經哄抬得很高了。同理,疫情面前,制作口罩的廠商,如果不花錢請大量工人上班趕工,那么大部分人有多少被病毒感染的風險。如果你不戴“昂貴”的口罩,你就去不了任何地方,誰都在盯著你,為什么不戴口罩。
口罩自動售賣機
商業看似“無情”,但他最大的意義在于,用“供需關系”告訴你,多少錢能解決你的問題,如果有一天這個世界不用付錢,問題也就無人解決了,那恐怕才是最大的問題。